snow

这里没有认识的人,悄咪咪许愿
要脱单!

课上激情摸鱼
姿势有参考
宽容,宽容,感受画中镇魂女孩的爱意就好了

就开心啊!速涂才是最好看的啊!

不知道加了滤镜的照片会选吗(≖_≖ )

杰医初见(七)(≖_≖ )

    "。。。"艾米丽张开嘴,很想说些什么反驳一下,但是,但是。。。。。。就像嗓子坏了一样,说不出任何话。
杰克歪着头,端详着他的小医生 ,欣赏着她的表情,期待着她会说出什么话来反驳这个事实。
过了一会,艾米丽抬眼望着杰克,眼神捉摸不透,"是的。。。。。虽然我很不想承认,但是从几年前看到你的事迹,我就喜欢你了,只是。。。。。"艾米丽忽然向前一大步,杰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还沉浸在她说的"只是"里,艾米丽毫不犹豫地将针筒直接插入了杰克修长的脖子,"我没想到。。。。。直到现在,此刻,我都还是喜欢你。"

杰克转过头望着她,艾米丽也平静地转过头望着杰克,杰克忽的笑了,不再是之前那种邪气的笑容,就是噗嗤一下,笑了。艾米丽感觉自己要失去所有理智了,只能一直盯着他的笑容,"再见杰克先生。"

杰克感觉意识渐渐消失,医生在他身边的温度也渐渐没有了。

艾米丽轻轻地放下杰克,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面具,甜甜地笑了,(也许杰克先生要是看见会疯)"比起你,我还是更想要奖金,对不起了。"

杰克醒过来,就看见床边围着所有监管者。杰克闭上眼睛。
"喂你这混蛋睁开眼睛啊!"裘克愤怒大喊。
"杰克先生不喜欢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您们,请离我远点。"杰克冷漠陈述心理感受。
"是啊是啊,看到那个医生小姐你就开心了是吧。"鹿头默默竖起中指。
"医生小姐怎么样了?"杰克睁开眼睛坐了起来,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躯。
"。。。。你倒是有点监管者的自觉啊!我们又输了啊!他们肯定偷着乐呢,"裘克气哄哄地望着杰克,"你怕不是被那个小医生耍的团团转吧!"
杰克从床上下来,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,"裘克先生,您还是练练您的冲刺技术吧。"
裘克:我恨,但是我不说出来。

监管者陆续离开了,蜘蛛爬过来,"下场可是我,我可不会像你一样,那个医生,我会让她退出比赛。"

杰克冷冷望下来,嘴角还是带着笑容,"您大可放心去做,如果您可以的话。"
蜘蛛瞥他一眼,走了。

杰克又开始哼起了歌,虽然一大早自己的房子被讨厌的客人闯入了,但是昨天的事还是很有趣的,虽然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

上课极速摸鱼
请配合我写的(正式六)篇章最后的场面食用(喂你很狂啊)

"因为艾米丽小姐非常喜欢杰克先生啊~"

杰医初见(正式六)

三天之后,比赛如期举行。
艾米丽就近开始破密码机。
"铛铛"
凄厉的钟声响起,艾米丽惊讶地抬头,望向远处,是律师,被杰克直接恐惧震慑。
怎么回事,这个人平时很精明的样子。。。。。。
艾米丽只好先放下手头的密码机去救人。
她看见幸运儿也在向椅子那边跑去。
两个人默契地站在墙后,艾米丽和幸运儿对视一眼,先出去一步,紧接着幸运儿跟进。目的是先让医生挨一刀,趁监管者反应的时间极速救人。他们已经演练了好几次。
艾米丽顺利救下了人,两个人顺利逃走。等等,哪里不对。

糟糕!杰克没有对她下手!
待艾米丽回头的时候,幸运儿已经再次被恐惧震慑了。
这个人居然可以连续恐惧震慑!

艾米丽站在原地开始飞速思考对策。
律师拍了拍她,"不好意思,这次是我的错,我们还是不救了,谁也不能确定杰克还剩几次恐惧震慑。赶快找到园丁破译剩下的密码吧。"
艾米丽烦躁地打掉他的手,"行吧。"
待医生治疗好了律师,两个人就开始迅速破密码。
过了一会,艾玛与他们重逢了。
在简单的了解了情况后,三个人开始合力破解密码,此时还剩一条。

眼看着这最后一条都快要完了,杰克也没有找到他们,艾米丽悄悄松了口气,但又觉得不该是这样。

"呜--"电闸开启,律师拉着园丁就朝一扇门跑去,艾米丽连忙跟上,这个律师,今天为什么怪怪的。
门开到一半,杰克过来了,艾米丽喃喃到,"总算过来了。"随即又惊讶于自己的反应。
律师死死拉住园丁,"没事,来得及逃出去,我们都是满血啊。""啊?不是有恐惧震慑吗?"园丁天真地问道。
艾米丽一把揪住律师的领子,阴沉着脸,"给我放开艾玛,我觉得你今天很不对劲。"
"哎呦,这怎么自己起了内讧啊~"戏谑的声音传过来,杰克已经在艾米丽的身后,顺便给了她一刀。
艾米丽只好先放开律师逃跑,半晌,一回头发现

律师拉着园丁强行从门里逃出去了。

艾米丽站在原地,和门口的杰克对视着。
从一开始,这就是一个圈套,一个只为她设计的圈套。自己千算万算,没有想到自己的队友会出卖自己。

艾米丽用尽全力平复自己的心情,听到杰克慢悠悠走过来,"艾米丽小姐,怎么不跑呢?"还哼起了小曲。
"你是怎么把律师收买的。""嗯?真没想到你问的是这个。"杰克笑了起来,艾米丽甚至能想到他面具下的笑容。"律师先生最想要的财富,地位,我也能给到一半吧。况且也不是要他输,只是平局而已~"
过了许久,艾米丽才愤愤地挤出两个字"卑鄙。"
"哈哈哈~"杰克走进一步,弯下了腰,好让医生能看到他面具里的双眼,"医生小姐猜一猜,我这么卑鄙,又是为了什么呢?"

艾米丽无法与他对视 会失去理智,只好偏过头,"我猜是杰克先生喜欢看我失态丢脸受打击的样子吧。"在杰克眼里,艾米丽委屈的表情真的可爱极了,不禁又上前一步。

"我知道杰克先生很享受把自大的人踩在脚下的感觉,这次 是我""艾米丽小姐说的不是很准确~"
艾米丽气愤地扭头直视着杰克,结果惊讶地发现他已经离自己很近了,但还是不能输了气场,"杰克先生!打断别人可一点都不绅士!"
"我本就不是一个绅士,是你们自己的定位错误~"杰克嗤嗤笑到,"艾米丽小姐,我确实喜欢看你失态丢脸受打击的样子,但是,还有"
艾米丽隐隐感到有什么不得了的话要说出来了,可是自己心里竟是抑制不住的期待。

"还有你其他各种的样子。我很享受把你的自尊踩在脚下,艾米丽小姐也很享受被我踩的感觉吧?"

艾米丽震惊地要反驳,刚要张嘴,杰克忽然凑近,抬起了半张面具,用自己低沉沙哑的嗓音说:"因为艾米丽小姐非常喜欢杰克先生啊。"


杰医初见(六)

"杰克看起来心情很好?"监管者们窃窃私语。
很久没有看到杰克一边哼曲一边独舞的样子了,上次他这样, 是把警察完美的甩了一道。
杰克哼着小曲向自己的休息处走去,打开门,坐在床边,把床头的面具戴了起来,面具下,压着一份资料。杰克拿起第一张,用指腹摩挲着右上角的照片,照片里是一个眼神略显阴暗与仇恨的女性。

他用奇怪诡异的唱腔唱着随口而出的歌,"啊~医生小姐,多么贪婪,多么阴暗,多么虚伪~"
"可爱到让人疯狂,迷人到让人窒息~"
唱罢又是低沉的笑声,在阴暗的房子中显得格外瘆人。

艾米丽在洗手间看着被疯狂洗过而变红的鼻尖,脸上,身上都湿漉漉的,头发乱糟糟的披散着。

艾米丽不禁回想以前的那个自己。

本应该救人的针筒上沾满了鲜血,本应该代表圣洁的白色护士服也染上了污垢。。。。。。本应该帮助别人的医生是一个开膛手。

艾米丽也想过做一个好护士,兢兢业业,助人为乐。
但是这样子黑暗的社会,对他们这些"好人"又回报了什么呢?看着自己身边敬业的同事被无理取闹的患者打伤,侮辱,自己也被诬陷丢了工作。。。。
有一天,艾米丽看到报纸上的开膛手杰克
想做他的助手,想让这些自以为是的人,也尝到这个社会黑暗面带来的痛苦,自己,要亲手制裁他们。

于是,在一个靠近伦敦的小镇里,流传着一个女性开膛手杰克的传说。

但是已经过去了,艾米丽再次摇摇头,把自己从回忆里剥离出来,自己已经金盆洗手了,只要拿到这笔奖金,自己就彻底失踪于世间。
抓着洗手池的手不禁握紧:可惜了,杰克,没有早点遇到你。现在,不会再让步一分了。


杰医初见(四)

有那么一瞬间,艾米丽是空白的,整个人是毫无知觉的,只能勉强感受到自己极其剧烈的心跳,半晌,才感到全身发麻。

"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"艾米丽强迫自己对着这个男人的眼神,这个刚刚她还有好感,现在却感到恐惧愤怒的男人。

"是意料之中的反应~"杰克将手上的力道松了很多,但依然没有松手,他慢慢逼近医生,"但是你不知道,不代表这事没有发生过啊。"

艾米丽摆出了她认为最凶狠的表情,"你要是再不放手,先生,我可要叫人了。"

噗,这表情像喵喵叫着示威的小野猫。
"这么急着逃走?都不问我从哪知道的?"杰克露出一抹怪嗔的笑,"可真是失望~"

"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问!"艾米丽像是被逼急了,大喊道,"来人啊!这个人是流氓!"

杰克一点也不着急,反而顺手一拉,艾米丽过于慌张的内心瞬间暴露,直接一个趔趄,两个人本就不大的距离已经缩小到鼻尖对鼻尖了。杰克弯腰,两个人的鼻尖确是碰在了一起。

该死,又在他满含笑意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慌张窘迫的样子。艾米丽不敢相信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的第一想法是这个。疯了。

"艾米丽小姐,三天以后,我等你。"杰克非常暧昧的蹭了蹭艾米丽的鼻尖,勾出一个非常迷人的笑容。

糟糕 非常糟糕。
艾米丽感觉自己所有的感官都集于鼻尖了。自己整个人陷在对方的眼睛里。

以至于杰克后撤, 从窗户里翻走的整个过程,一直是呆滞的。
直到自己的队友强行破门而入。

"为什么门是锁的啊!艾米丽!你怎么没有发现啊?"律师看起来非常愤怒。
"说起来。。。这个人怎么敢确定这个房间是有窗户能逃出去的啊。。。。。。"艾玛也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。
这个时候所有人背后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幸运儿半天才开口,"你们。。。。。是不是从始至终都没有问过他的名字。"
律师也难得的爆了粗口"靠!被甩了一道!"

艾米丽很久才找回自己的知觉,"对不起,这次我的错。我早该意识到这个人。。。。。"
剩下的半句,她怎么也说不出口,天呐,她对着真正的杰克说了些什么?杰克是个成功的艺术家?她很想见杰克??
所有对话,不敢再想第二遍。

艾玛懦懦地说:"天呐。。。。我之前还觉得这个人好帅好绅士的。。。。"

律师白了她一眼,"女人啊,真的很麻烦,一看到漂亮的皮囊什么理智也没有了,这个男人可是杀人魔啊!""你也别太激动了,我们有这么高的战绩,艾米丽可下了不少功夫。"最后还是幸运儿维持了局面,"与其大家在这吵,还不如去抓紧研究对策吧。艾米丽,他有没有从你这套到什么关键的东西?"

艾米丽手脚冰凉,但是桌子上翻开的笔记本已经暴露了一切。

律师啧啧,"没想到你居然连笔记本都。。。。。"

艾米丽觉得自己要疯了,猛地向外奔去。
毫无疑问,这一场赛前热身,求生者彻底输了。
这,是屈辱。

(后续?)艾米丽想割了自己鼻子,回去以后疯狂洗自己的鼻尖(笑)像炸毛的猫。

(还有五的,谢谢大家支持。)

杰医初见(三)

杰克问:"那么,您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呢?"
艾米丽甩了甩头,似乎要把刚刚自己失态的样子抛去,"其实,也没有什么可问的了,依据您的应答能力,我觉得您可以轻松赢得前几场比赛。"
杰克挑挑眉:"是不是有点武断呢?还是说。。。。。。"杰克偷笑一下,"前几局的监管者很烂?"

那几个家伙听到会气死的~杰克暗笑。

可是艾米丽认真的望向他,笑着说:"只要充分掌握对手的资料,那么他的强弱也不是很重要了,因为我们一定会更强。"
这种自信的笑容,让杰克有点呆滞。

"您真的很自信呢~"片刻之后,杰克只能以这句应付,"能举例说明吗?"

艾米丽倒也不含糊,直接拿出一本很厚的笔记本,翻开来,都是她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,是关于各个监管者的详细解析。
杰克不动声色的吃了一惊,兴趣大增:"这么珍贵的笔记,直接给我看可以吗?"
"没有关系,本来您付的钱就足够了"艾米丽小姐小小撒了个谎,是她对这位先生很有好感而已。

杰克慢慢翻看,看到鹿头详细的背景,对鹿头的长链的解析,如何走位躲藏;看到裘克的冲刺介绍;看到厂长的弱点----他的女儿园丁.......
杰克抬头看了一眼艾米丽,她正巧也在望着杰克发呆,四目相对,有点尴尬,艾米丽起身,"您想喝水吗?"
杰克微笑,"请来一杯茶谢谢。"

这个女人,连自己最好的朋友也会利用啊,她的每一步解析,甚至对每个监管者的习惯捕捉,性格猜测,都准得吓人。。。。。。。

看着艾米丽倒茶的身影,杰克眯了眯眼。嘴角却又是无法抑制的上扬。

"医生小姐,"杰克翻到空白的一页,"这个叫杰克的监管者呢?为什么没有对他的解析?"

艾米丽把茶端到杰克面前,站在杰克旁边,沉默了一会,"这个人。。。。。资料很少,只是知道他杀了很多人,还恶趣味的把人的五脏六腑寄去警察局。"

杰克略显失望地抬头望着艾米丽,"啊~那真是可惜啊。"

"正因如此,"艾米丽刚刚还失焦的双眼忽然聚焦了起来,"从一开始,这个人是所有监管者里我最想见的一位。"

杰克莫名其妙的感到心跳会有些快"为什么?"

"杰克他。。。。。"直呼姓名让杰克心跳更加快速,可艾米丽并不知道,还是仿佛自言自语地说:"一定很孤单吧,才会漫无目的的杀人,还要千方百计地引起世人的注意。"

"你在怜悯他?"杰克甚至忘记用敬称"您",拳头已经微微攥起。

"不,不是怜悯。"艾米丽还是似乎在说给自己听,"也许世人认为杰克是个罪恶滔天的杀人犯,但是我觉得,他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,他成功的在世人心中留下了阴影。"

杰克抑制不住的心跳加快,自己很多很多年,没有再听到艺术家这个称号了,这个称呼,也只有当年知晓他身世背景的一位警察说过,那是他曾经认为唯一的朋友,后来还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枪下。

"哈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!"杰克大笑起来,笑得前仰后合,完全没有之前绅士的形象,仿佛憋了很久的感情在疯狂释放。

艾米丽被这笑声惊到了,心悸自己是不是说了很多无厘头的话,又会被人当成怪人吧。

杰克好不容易才抑制了自己的狂喜,咳了两声,"艾米丽,看起来你甚至很仰慕这个杰克?即使他是一个杀人魔?"

艾米丽吃了一惊,"先生您在胡说什么?!他,他是一个杀人魔,我,我。。。"这个男人,为什么感觉哪里不一样了?不,是一开始就感觉不对劲,是哪里不对劲?艾米丽脑子很混乱,这句话让自己变得很慌张,不,镇定下来,艾米丽,自己只是说得太多被他抓住了把柄。
"可是艾米丽小姐,你也杀过人,你的手法甚至和杰克一样,取出了他们的五脏六腑不是吗?"

?!!!艾米丽想要倒退,杰克猛的抓住她的一只手,站了起来,两个人的距离骤然缩小,杰克感觉到她在颤抖,笑得更加开心。
在艾米丽眼里,这个笑显得那么病态而又迷人。

我的医生小姐,是你说的要充分了解对手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