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now

杰医初见(三)

杰克问:"那么,您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呢?"
艾米丽甩了甩头,似乎要把刚刚自己失态的样子抛去,"其实,也没有什么可问的了,依据您的应答能力,我觉得您可以轻松赢得前几场比赛。"
杰克挑挑眉:"是不是有点武断呢?还是说。。。。。。"杰克偷笑一下,"前几局的监管者很烂?"

那几个家伙听到会气死的~杰克暗笑。

可是艾米丽认真的望向他,笑着说:"只要充分掌握对手的资料,那么他的强弱也不是很重要了,因为我们一定会更强。"
这种自信的笑容,让杰克有点呆滞。

"您真的很自信呢~"片刻之后,杰克只能以这句应付,"能举例说明吗?"

艾米丽倒也不含糊,直接拿出一本很厚的笔记本,翻开来,都是她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,是关于各个监管者的详细解析。
杰克不动声色的吃了一惊,兴趣大增:"这么珍贵的笔记,直接给我看可以吗?"
"没有关系,本来您付的钱就足够了"艾米丽小姐小小撒了个谎,是她对这位先生很有好感而已。

杰克慢慢翻看,看到鹿头详细的背景,对鹿头的长链的解析,如何走位躲藏;看到裘克的冲刺介绍;看到厂长的弱点----他的女儿园丁.......
杰克抬头看了一眼艾米丽,她正巧也在望着杰克发呆,四目相对,有点尴尬,艾米丽起身,"您想喝水吗?"
杰克微笑,"请来一杯茶谢谢。"

这个女人,连自己最好的朋友也会利用啊,她的每一步解析,甚至对每个监管者的习惯捕捉,性格猜测,都准得吓人。。。。。。。

看着艾米丽倒茶的身影,杰克眯了眯眼。嘴角却又是无法抑制的上扬。

"医生小姐,"杰克翻到空白的一页,"这个叫杰克的监管者呢?为什么没有对他的解析?"

艾米丽把茶端到杰克面前,站在杰克旁边,沉默了一会,"这个人。。。。。资料很少,只是知道他杀了很多人,还恶趣味的把人的五脏六腑寄去警察局。"

杰克略显失望地抬头望着艾米丽,"啊~那真是可惜啊。"

"正因如此,"艾米丽刚刚还失焦的双眼忽然聚焦了起来,"从一开始,这个人是所有监管者里我最想见的一位。"

杰克莫名其妙的感到心跳会有些快"为什么?"

"杰克他。。。。。"直呼姓名让杰克心跳更加快速,可艾米丽并不知道,还是仿佛自言自语地说:"一定很孤单吧,才会漫无目的的杀人,还要千方百计地引起世人的注意。"

"你在怜悯他?"杰克甚至忘记用敬称"您",拳头已经微微攥起。

"不,不是怜悯。"艾米丽还是似乎在说给自己听,"也许世人认为杰克是个罪恶滔天的杀人犯,但是我觉得,他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,他成功的在世人心中留下了阴影。"

杰克抑制不住的心跳加快,自己很多很多年,没有再听到艺术家这个称号了,这个称呼,也只有当年知晓他身世背景的一位警察说过,那是他曾经认为唯一的朋友,后来还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枪下。

"哈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!"杰克大笑起来,笑得前仰后合,完全没有之前绅士的形象,仿佛憋了很久的感情在疯狂释放。

艾米丽被这笑声惊到了,心悸自己是不是说了很多无厘头的话,又会被人当成怪人吧。

杰克好不容易才抑制了自己的狂喜,咳了两声,"艾米丽,看起来你甚至很仰慕这个杰克?即使他是一个杀人魔?"

艾米丽吃了一惊,"先生您在胡说什么?!他,他是一个杀人魔,我,我。。。"这个男人,为什么感觉哪里不一样了?不,是一开始就感觉不对劲,是哪里不对劲?艾米丽脑子很混乱,这句话让自己变得很慌张,不,镇定下来,艾米丽,自己只是说得太多被他抓住了把柄。
"可是艾米丽小姐,你也杀过人,你的手法甚至和杰克一样,取出了他们的五脏六腑不是吗?"

?!!!艾米丽想要倒退,杰克猛的抓住她的一只手,站了起来,两个人的距离骤然缩小,杰克感觉到她在颤抖,笑得更加开心。
在艾米丽眼里,这个笑显得那么病态而又迷人。

我的医生小姐,是你说的要充分了解对手啊~

评论(6)

热度(60)